好看视频app旧版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陌染好像感觉仅仅是这些刺激还不够,用眼神示意黑夜继续,等所有的箱子被打开,院子里立刻被这些珠光宝气所折射出的华光给萦绕。

周围再听不见任何的声音,落针可闻。

看热闹的人惊讶的连呼吸都停止了,差点背过气去。

咳咳――

玉瑶也被自己的口水给噎住,狠狠看了陌染一眼,那眼神带着警告,好像在无声的控诉,想给她好的东西就悄悄给她就好,干嘛非弄的如此高调,她真担心就算她家是铜墙铁壁也会被盗贼给踩平了。

陌染毫不在意,既然他敢把东西摆出来,自然不怕被人惦记,想偷他陌染的东西,恐怕那人还没出生。

所有人都被玉瑶的咳嗽声给惊醒,各自找回自己呼吸的声音,抽吸声此起彼伏。

“现在是不是某些人改兑现自己的诺言了?”刚爬起来准备开溜的殷氏听见身后的声音,就像来自地狱的召唤,整张脸就像进去了染坊,五颜六色。

“对,殷氏,这里这么多东西,连村长叔都说是货真价实的珍宝,那还有假?当着大家的面还是快把房契跟地契拿出来吧?”

殷氏之前仗着自己的美貌,让村里男人都对她着迷,只要她出现在男人面前,他们眼睛恨不得都粘在她身上,村里的婆娘恨不得将她赶出村去,对她随时勾引男人深恶痛绝。

现在这么好的机会,她们又怎么会错过,第一次全村的女人同仇敌忾,齐心准备将殷氏逼出玉家村。

游乐园里的元气少女好欢乐

“他,他说真的就真的?也许,也许村长早就跟玉瑶这死丫头合伙,准备坑我们家的东西,所以他的话我才不信。”殷氏摆明了要耍赖,不想认账。

眼看着大家都拿她没办法,殷氏开始得意起来,只要她死赖着说是假的,别人还能奈何的了她!

她心中的算盘打的啪啪响,那也要看陌染答不答应。

“什么人居然敢说这些珠宝是假的?我老头也来见识见识。”玉瑶听见来人说话的声音,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,没想到陌染居然把他给找来了,这两天她还在发愁如何联系他,这可是她花费这么多年的心血才集齐的药材,可不能毁于一旦。

“方老,他是城里万福药铺的方老,我听说过他,他可是见多识广,这下看殷氏还能如何狡辩。”

殷氏没想到陌染有能力将方老这样的人找来,就连她都知道方老的名号,这下她别想再抵赖。

心头闪过慌乱,脸色蜡黄眼神闪烁,不敢看陌染的眼睛。

方老走上前看着满愿意的华光,心中诽谤,陌染这臭小子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,没想到他会娶这丫头为妻,不过这丫头几年没见长的越发漂亮,那周身的气度更是连世家小姐都不如,难怪会引起这小子动心。

心中后悔,他那不争气的孙子怎么就不知道先下手为强,早知道就先帮焱儿给定下来了,这么好的丫头就被陌染给抢走了,真是可惜啊!可惜!

“他这是什么眼神?”玉瑶被方老看的眼里发毛,不自觉将身体像陌染身边靠了几分,用眼神询问陌染。

那眼神看在方老的眼中,两人更像是眉目传情,心头的失落更甚,看来方紫焱这家伙直接没戏了。

要是陌染知道他正打算拐跑自己认定的媳妇,肯定会二话不说将他踢回盛京,方紫焱也别想靠近玉瑶三尺之内了。

方老拿起箱子里的东西,朗声说道:“这些东西可全都是上好的,这一整箱就价值十几万两,千真万确。”

此话一出,院子里的人炸开了锅,眼神恨不得盯在箱子上,这么多箱子,岂不是就有几百万两银子,这下再没人敢说玉瑶是不值钱的弃妇了。

巴不得自己也能有一个这样值钱的女儿,谁说女子就是父母的赔钱货。

多年后,谁都没想到陌染这次无意的一个举动,还间接的提高了整个耀月城女子的地位。

“殷氏,现在没有理由不把东西交出来了吧?”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,玉瑶虽然不稀罕她拿点东西,可一想到玉薇儿那个女人对她跟玉婷做的事,能让母女受点教训也不错。

迫于压力,殷氏只能硬着头皮回家去拿房契跟地契,等玉石头回家才从村里人嘴里听说此事,他家在玉家村是数一数二的,没想到现在却要落个被赶出村的下场,一向对殷氏言听计从的玉石头,头一次出手打老婆。

殷氏被打的哭爹喊娘,一整晚周围的邻居都听着殷氏的叫喊声,后来玉石头为了能留在玉家村,居然十天后将殷氏给休了,殷氏身无分文被赶离了玉家村,至于她今后的生活,再没听人提起过,跟她一同消失的还有玉薇儿。

罗氏跟玉忠平自然好好款待了陌染等人,现在他已经是玉瑶名正言顺的未婚夫,陌染恨不得明天就把玉瑶给娶进门,可是迫于玉忠平不想玉瑶的婚事再办的太草率,只能

把婚期定在了明年的春天,离现在也只有半年的时间。

陌染没明说,可他只在耀月城待了一晚,一轮圆月高挂天空,在黑夜降临的时候,尽数释放着它的柔媚,柔和的光倾斜而下。

透过浓密的枝桠,落下一地的疏离,忙碌一整天的人纷纷回到家中,一同享受这惬意的人生。

“在想什么?”随着男人的靠近,身上的灼热像是移动的暖炉,瞬间驱散夜间的寒凉,下一秒,玉瑶的身体已经被禁锢在陌染怀中。

口里的灼热喷洒在脖颈间,让玉瑶感觉自己的每一根毛孔都得到舒展。

现在她身上已经打上这个男人的标签,玉瑶挣脱几下,“谁准许进来的?不是说,男女定亲后必须少见面吗?否则不吉利。”

陌染嗤之以鼻,说道:“那些道听途说都是说出来愚弄人的,对我没用。”说完眸光灼灼的看着玉瑶。

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依依不舍,想起今天方老带来的信,知道战事迫在眉睫,他只能暂时离开她身边。

“瑶儿,明天,我就要重新回到战场上,战事有些不容乐观,军营里出现奸细,我不在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,要尽快赶回去稳定军心。”

陌染毫不避讳,将事情说出给玉瑶听,相对于这个他现在更担心的是玉瑶的安全,盛京里的事他早就已经找人安排好了,秦段离没多久可得瑟的。

秦家琼华楼的生意已经一落千丈,客人基本都被玉瑶跟催大厨新出的菜色给吸引过来,再这样下去,秦家家主之位迟早会旁落。

他只是担心秦段离会狗急跳墙,再做出像上次一样的事,派人直接来刺杀玉瑶。

听着他说准备离开,玉瑶心中咯噔一声,隐隐有些担心,道:“怎么会轻易混入奸细,那就这样大张旗鼓的回去,会不会有危险?我能帮做什么?”

玉瑶急切的说着,脸上的担心让陌染露出舒心的笑,原来被人记挂跟担心是这样美好的事。

“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要好好待在家里,等我来娶,虽然现在我还没能给一个盛大的婚礼,可是在我心里,已经是我最美的新娘。”陌染抬手,纤长的手指轻轻撩起她额前的碎发,双眸中的温柔都快溢出来,浓浓的爱意将两人包围。

温和的情话在今晚多了一丝感伤,为即将分别的人增添了浓情。

“觉得我是那种只等在家里的女人?”玉瑶淡淡的看了陌染一眼,这个男人还是一样的自大。

陌染轻笑出声,他的瑶儿又怎么能跟那些草包木头相比,“我的瑶儿果然与众不同。”

“我玉瑶只是我自己,从来都不属于谁,少臭美了,要滚就滚远点,我也落的清净。”陌染清俊的脸立刻拉扯下来,变得阴云密布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抬起玉瑶的下巴,不由分说,立刻夺走她甜美的气息,湿湿润润的唇变的红肿,陌染才不舍的放开,声音嘶哑清越,让人耳膜发痒。

“玉瑶已经被我打上我陌家的烙印,还想跑到哪里去?”陌染抬起手一把将玉瑶抱起,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玉瑶满脸赤然。

这个男人该死的霸道,可是他的话总能让玉瑶心跳加速,等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被他抱到床上。

看着准备脱鞋的陌染,玉瑶像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,“干嘛在我房里脱鞋子?这里可是我的房间,出去。”

陌染站在玉瑶面前慢条斯理的脱着自己的外衣,门外的月光透过窗口倾斜进来照在他身上,让玉瑶能清晰的看到他每一个动作。

“脱衣服还能干嘛?当然是准备睡觉,我明天可要赶路,不休息好哪有精力赶路?”说着身上的衣服已经只剩下白色的里衣,修长的大长腿直接迈到床上,漆黑如墨的长发在她的枕头上铺散开,黝黑深邃的眼眸轻轻闭上。

“陌……染……”玉瑶看着他躺在自己的位置上,气的咬牙切齿,恨不得直接将他拖起来。

玉瑶俯身正准备下手,猛然被他抓住胳膊,双眸睁开,玉瑶清楚的看见他眼底隐藏的灼热。

“还不是睡,难道是打算跟我做一些有意义的事。”意思不言而喻。

| Tagged